<%@ Page Language="C#" AutoEventWireup="true" CodeBehind="Two.aspx.cs" Inherits="Catholicism.front.Two" %> 离婚与再婚(一)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离婚与再婚(一)


 ――一个牧灵工作的难题

绪 言

有许多人会问:天主教会为什么不许离婚呢?如果教会不允许离婚,为什么有些人可以申请婚姻无效?那不就算是教会的离婚吗?如果夫妻双方申请婚姻无效,也就是说他们等于从来没结过婚,那出生的子女是私生子吗?

离婚与再婚的事件,在我国教会内,虽然还不像在欧美教会那样常见,但因为变动的国情及男女不平等的习俗,使得这样的事情一旦在我们的教友中发生,更令人同情惋惜。而在现行教会婚姻法的约束下,看来很难帮助那些不幸的教友解决他们切身的问题。除了破镜重圆(有时是不可能的)及不再婚嫁外,还有别的解决方法吗?婚姻问题,早已成为教会牧民中日趋突出的工作。很多的学者,伦理学家,神学家,都在探求更好的适应时代现况的婚姻神学与牧民措施,为处于婚姻困境的信友提供帮助。希望通过本文,能够增加对婚姻的理解与把握,并对将来的牧民有益。

第一章圣经中婚姻的不可拆散性

“婚姻并非由人所创造,而是由天主建立的”,[1]这是新、旧约圣经共同的启示。但是新、旧约对于婚姻不可拆散性的教导,却不完全一致。这正说明了启示的时代性与渐进性。旧约借创造的描述指出了婚姻来源于天主,而非偶然,却也允许离婚的行为。新约则延续婚姻来自天主的观念,同时也肯定了“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本章探讨的是新旧约对婚姻不可拆散性的启示。

第一节 旧约的启示

对以色列子民而言,梅瑟法律就是他们民族生活与信仰的准绳。梅瑟法律对于婚姻有明确的规定:允许休妻。这在申命纪中有确切的规定:丈夫娶妻之后,只要发现“她身上有什么难堪的事”,便可休妻,但须要写休书。[2]至于什么事才算难堪之事呢?犹太经师对此意见不一。沙迈学派(school of shammai)的经师认为是指道德上的不忠;希耳学派(school of hillel)的经师则以为,任何使丈夫不悦心的事:如未将饭煮好等此类日常生活之小事,都可构成休妻的理由。而被休的妻子,拿了休书即可再嫁他人,如果不幸第二次被休,或第二任丈夫死了,第一任丈夫不能重新娶她为妻。

梅瑟法律同样也规定了不能休妻的情况。一是男人捏造了事实,说妻子婚前不忠,则不能休妻。[3]二是因强奸而受罚与该女子结婚的,也不能休她。至于先知欧瑟亚休妻之后,又重新再娶的情况,则不在此例。原因是他离弃的妻子并没有另嫁他人,这恐怕只是个特例,因为先知的婚姻象征天主对以民的忠贞之爱。这种允许拆散婚姻的法律,只限于男人休妻,而女人却没有权力休夫,直到耶稣时代亦然。

旧约圣经一方面允许婚姻拆散,另一方面也劝勉以民要忠于婚姻:“你应由你少年时的妻子取乐”,“对你青年结发的妻子不要背信”。更有像多俾亚传、卢德传等忠于婚姻之爱的感人事迹的记载。此外,旧约圣经亦让我们知道,休妻并不是出于天主的意愿,天主借先知之口严厉谴责了以民休妻的行为:“上主以色列的天主说,我憎恨休妻,休妻使人在自己的衣服上沾满了不义,万军的上主的声明”。

从以上分析我们得知,旧约法律规定的允许休妻就是允许离婚,这种法律一直延续到新约。而在先知时代,天主借先知谴责了以民休妻的行为。因此,整个旧约圣经对婚姻不可拆散性的启示,并没有一致的立场。

第二节 新约的启示

在这里不会引用新约间接论到这主题的圣经章节,而是进入直接相关主题的圣经章节。

一、圣经的分类

关于不可拆散性的相关主题圣经原文在对观福音中有四次直接提到:玛5:32;路16:18;玛19:3-9和谷10:2-12。除对观福音外,圣保禄也肯定在格前7:10-16中,表明这种思想,虽然,保禄并没有完全引用耶稣的原文,但是在他的劝勉中,完全表达了嘱咐,而且靠他的明智和宗教意识,对别人又加上一些自己的忠告。

以上提到的对观福音和保禄书信,根据他们的形式可以分成三类:

首先,因为保禄没有耶稣的原文,所以我们不能把格林多前书第七章,跟其他经文合并,而要单独形成一个源流。

格林多前书第七章第十到十六节:“至于那些已经结婚的,我命令──其实不是我,而是主命令:妻子不可离开丈夫;若是离开了,就应该持身不嫁,或是仍与丈夫和好;丈夫也不可离弃妻子。对其余的人,是我说,而不是主说:倘若某弟兄有不信主的妻子,妻子也同意与他同居,就不应该离弃她;倘若某妇人有不信主的丈夫,丈夫也同意与她同居,就不应该离弃丈夫,因为不信主的丈夫因妻子而成了圣洁的,不信主的妻子也因弟兄而成了圣洁的。但若不信主的一方要离去,就由他离去;在这种情形之下,兄弟或姐妹不必受拘束,天主召叫了我们原是为平安。”

第二类是耶稣的一句话,就是玛窦福音第五章第三十二节说的:“除了姘居外,凡休自己的妻子的,便是叫她受奸污;并且谁若娶被休的妇人,就是犯奸淫。”以及路加福音第十六章第十八节耶稣说:“凡休妻而另娶的,是犯奸淫,那娶人所休的妻子的,也是犯奸淫。”

虽然两位圣作者对同样的一句话作了一些改变,不过,仍然可以归为第二类。

最后一类是比较长的经文,就是玛窦福音第十九章,和马尔谷福音第十章,耶稣和法利塞人的辨论。在这辩论中,也包含了耶稣同样的一句话,或是相似的一句话,两位圣作者也加上一些改变。

玛窦福音第十九章第三到十二节:“有些法利塞人来到祂跟前,试探祂说:“许不许人为了任何缘故,休自己的妻子?”祂回答说:“你们没有念过:那创造者自起初就造了他们一男一女;且说:‘为此,人要离开父亲和母亲,依附自己的妻子,两人成为一体’的话吗?这样,他们不是两个,而是一体了。为此,凡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他们对祂说:“那么,为什么梅瑟还吩咐人下休书休妻呢?”耶稣对他们说:“梅瑟为了你们的心硬,才准许你们休妻,但起初并不是这样。如今我对你们说:无论谁休妻,除非因为姘居,而另娶一个,就是犯奸淫;凡娶被休的,也是犯奸淫。门徒对他说:人同妻子的关系,如果是这样,倒不如不娶的好。耶稣对他们说:这话不是人人所能领悟的,只有那些得了恩赐的人,才能领悟。因为有些阉人,从母胎生来就是这样:有些阉人,是被人阉的;有些阉人,却是为了天国,而自阉的。能领悟的,就领悟罢!”

马尔谷福音第十章第二到十二节:“有些法利塞人前来问耶稣:许不许丈夫休妻?意思是要试探他。耶稣回答他们说:“梅瑟吩咐了你们什么?”他们说:“梅瑟准许了写休书休妻。”耶稣对他们说:“这是为了你们的心硬,他才给你们写下了这条法令。但是,从创造之初,天主造了他们一男一女。为此,人要离开他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为一体,以致他们再不是两个,而是一体了。所以,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回到家里,门徒又问他这事,耶稣对他们说:谁若休自己的妻子而另娶,就是犯奸淫,辜负妻子;若妻子离弃自己的丈夫而另嫁,也是犯奸淫。”

将这些经文分为三类并不是说这些经文是独立的传统,也不是说耶稣在生活中,曾三次提到这个问题。意思是说,这些经文,尤其在对观福音中讨论的问题并不是独立的,而是相互有关系的。

二、圣经的界说

玛窦福音第五章第三十二节和路加福音第十六章第十八节。这两节前面已经看过了,在这两节经文中,离婚的问题和奸淫连在一起讨论,因为离婚也许是奸淫的原故,因此玛窦说:“凡休自己的妻子的,便是叫她受奸污;并且谁若娶被休的妇人,就是犯奸淫。”

玛窦没有说休妻的人犯奸淫;而路加是由男方的立场来解释,他说:凡休妻而另娶的,是犯奸淫,那娶人所休的妻子的,也是犯奸淫。和玛窦不同的是:虽然他提到再婚,但是不说被休的妻子犯奸淫。

马尔谷福音第十章第二至十二节和玛窦福音第十九章三至十二节。马尔谷的编写好像比较符合外邦人的背景:先是法利塞人问可不可以离婚。

“有些法利塞人前来问耶稣,许不许丈夫休妻?意思是要试探他。耶稣回答他们说:梅瑟吩咐了你们什么?”

这里可以看到,法利塞人设下陷阱要试探耶稣,而耶稣却反问他们,梅瑟是怎么说的。以后耶稣引用了创世纪里的话说:“从创世之初,天主造了他们一男一女。为此,人要离开他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为一体,以致他们再不是两个,而是一体了。所以,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

在耶稣的教训中,好像妇女也可能离弃她的丈夫。第十至十二节说:“回到家里,门徒又问他这事,耶稣对他们说:谁若休自己的妻子而另娶,就是犯奸淫,辜负妻子;若妻子离弃自己的丈夫而另嫁,也是犯奸淫。”

玛窦第十九章的编写,好像比较符合巴勒斯坦的情况;因为法利塞人的问题,不是指可否离婚,而是凭什么可以离婚,第十九章第三节说:“有此法利塞人来到他跟前,试探他说:许不许人为了任何缘故,休自己的妻子?”以后和马尔谷福音第十章一样,耶稣引用创世纪里的话回答他们,天主的计划是二人成为一体,不可拆散,梅瑟允许他们下休书是因为他们心硬的关系。

由以上两段经文看来,耶稣的教训是在跟法利塞人的辨论中说出来的,而法利塞人的问题,是一个陷阱想试探耶稣。大部分的人认为这个问题正反映了两个学派的辩论:有一个学派认为:只有奸淫才可离婚。这正是马尔谷叙述的;另一个学派认为:只要有一点不满意,就可以离婚。

三、不同界说的探讨

对“婚姻的不可分离”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是虽然这些圣经章节说的不完全一样,但是仍然有它的共同点,这个共同点是大家肯定的;另一种说法是,这些经文中有例外,就是说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离婚。

1、肯定的共同点

在这些不可离婚的经文中,都肯定离婚后再婚,就是犯奸淫,这只是再肯定离婚是不合法的。保禄所说的,离开丈夫的妻子不可再婚,也是从同一个幅度来讲的,而不是从保禄强调独身优于婚姻来讲的。一位圣经学家说:“好像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在耶稣的教诲当中,或是初期教会都认为,耶稣以绝对的词句论及婚姻不可分离。”另一位圣经学家说:“在新约中的传统,有三种源流都提到耶稣根本反对离婚,耶稣对婚姻的思想是绝对的,从未改变过。”[4]耶稣讲“为了天国而自阉”这句话,也应该由不可离婚的思想来讲。因为平常按照传统的解释,这句话几乎是用来解释独身生活的意义,但是,这句话是在讲不可离婚的上下文中讲的,有它的特别的意义。因为耶稣肯定婚姻的不可分离,使门徒大为惊异,特别是对那些因为妻子犯奸淫,应该让妻子离去的丈夫,他们不能再婚,只能度独身生活,为天国而自阉。由此可见,这句话在讨论不可离婚的上下文中,更显出耶稣反对离婚的教训。

2、例外的界说

由以上的说明中,耶稣关于婚姻不可分离的教训是不容置疑的,不过,还有两个例外的问题。一种是整体的解释:就是理想与实际的对应;另一个保禄在格林多前书第七章,关于其余的人的教训,这可以说是不可离婚例外的界说。

耶稣的教训是否是一种理想,在现实的生活中是无法达到的?有些现代的圣经学家强调:耶稣关于婚姻的教训是一种理想。如果是一种理想,意思是可能达到,也可能达不到是吗?我们在解释圣经时,不应该把教训和理想相对立,应该解释每句话的意义。根据这样的态度我们来解释玛窦第五章第三十二节;第十九章第九节;看看这两节是不是反对离婚的一个例外。

第五章第三十二节:“除了姘居外,凡休自己的妻子的,便是叫她受奸污;并且谁若娶被休的妇人,就是犯奸淫。”以及路加福音第十六章第十八节耶稣说:“凡休妻而另娶的,是犯奸淫,那娶人所休的妻子的,也是犯奸淫。”

第十九章第九节:“如今我对你们说:无论谁休妻,除非因为姘居,而另娶一个,就是犯奸淫;凡娶被休的,也是犯奸淫。”

关于“姘居”的事,这两句话在圣经诠释的历史中,是一个很著名的难处。不同学派意见不一。本文在此列举六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解释是新教的解释:他们认为这句话是真正的例外,因而认为奸淫可以离婚的理由,是福音作者加进去的。这种解释是把耶稣的教训拿来适应教会的实际情形。这种解释等于说:只有奸淫才能离婚。如果这样,耶稣和梅瑟的教训有什么不同呢?也不合山中圣训的上下文,看不到如何超越梅瑟的法律。

第二种解释是“连奸淫在内”:不过,在语言学上,不够有力。现在我们无法仔细分析,但至少承认这种说法是非常间接的。而且,在第十九章第一至九节中,法利塞人暗示的是奸淫的问题,所以,要以明显的答案回答。这种解释显然不够清楚,也与第五章第三十二节是对立的。

第三种是耶稣解释自己的教训,首先,他肯定创世纪时,天主的计划是婚姻不可分裂。然后,再解释梅瑟的规定,暂时赞成奸淫是离婚的理由。首先,这种解释和第十九章第九节的上下文不合,而且,这是假定耶稣赞成“奸淫是离婚的理由”这个学派的辨论,这种辨论是没有基础的,因此,也不说是不可离婚的例外。

第四种解释是:耶稣不愿意提到奸淫的问题,而当耶稣不讲时,就表示他不赞成也不反对。圣奥斯定也用这种解释。不过,我们不太了解,这样的解释如何配合第十九章第九节,因为法利塞人问的好像就是奸淫的问题。这个解释显然不合。

第五种解释是:有人认为第五章第三十二节,第十九章第九节这两句话是一个例外,不过,这种解释不是针对离婚,而是针对奸淫,意思是说:有时候,离婚的理由不是因为奸淫,而且,不可离婚的教训是很明显的,这样的教训没有例外。因此也说不通。

最后一种解释是假定姘居不是指奸淫,而是不合法的婚姻,这样的意思是可能的,从文字学的分析也可以证明。而且,在宗徒大事录第十五章第二十、二十九节,格林多前书第五章第一节,也是这样的意义,这两句话的意义很配合上下文。宗徒大事录第十五章,在宗徒会议中,对于皈依的外邦人到底要行割损礼的问题作了决定之后,雅各伯说:按我的意见,不要再加给他们戒避偶像的玷污和奸淫,戒避食窒死之物和血。保禄在格林多前书第五章第一节说:我确实听说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且是这样的淫乱,连在外教人中也没有过,以至有人竟同自己父亲的妻子姘居。这样看来,玛窦第五章第三十二节,第十九章第九节的姘居不是指奸淫,而是指不合法的婚姻。以上所讨论的是,对于不可离婚的第一个例外,接下来,来看第二个例外。[5]

格林多前书第七章第十至十六节:“至于那些已经结婚的……在这种情形之下,兄弟或姐妹不必受拘束,天主召叫了我们原是为平安。”

这是保禄以他的明智和宗教意识,表达了耶稣的嘱咐。他先说最好不要离开,因为每一位信友应该尊重婚姻的许诺,只有当没有信仰的配偶愿意离开时,这时才能接受的事实。这样的道理是保禄以自己的权柄所说的,这就是以后教会所用的“保禄特权。”在下文会再详谈。

第二章现行教律及其神学历史基础

原则上,天主教西方教会看一切合法有效的婚姻都是不可解散的,而基督徒的婚姻圣事性使得这不可解散性更为坚固。夫妻双方总不能因单方或双方的意愿而解散。这是所谓的内在不可解散性。一对领过圣洗的男女既遂的婚姻,不仅是婚姻当事人,任何人间权威,包括教会在内,也不能使之解散,或也许更好说,不能宣布它解散,这是外在不可解散性。任何婚姻或是因为缺少圣事性,或是缺少既遂性,就可在一定条件下,经教会权威宣布解散。

首先是保禄特权的例子,它的基础是格林多前书七章十二至十六节。圣奥斯定认为信中所允许的离婚不是婚姻关系的解除而只是分居。但是盎博罗夏斯特(Ambrosiaster)中的解释,即真实的解除前婚关系。后者为教会采取而成为西方教会的法律。

圣事未遂婚姻可因修会显愿解散,至少在第十二世纪已经是神学家不再争辩的事。可能在第十一世纪已有先例。圣事未遂婚姻可经教宗权力宣布解散,至少在教宗马尔定五世时成为事实。两位外教人的合法婚姻经教宗权力宣布解散是较晚的事,是由第十六世纪起。一位领洗者及一位未领洗者之既遂婚姻,结婚时没有教会的豁免婚姻限制,以后为教会宣布解散的例子,至少在一九二四年已发生过了。一位领洗者及一位未领洗者之既遂婚姻,结婚时有教会豁免婚姻限制,仍为教会宣布解散,在一九四六年有了先例。最后,由一九五七年起,教会履次宣布两位未领洗者的合法既遂婚姻解散,而且当事人无须入天主教受洗,即得与天主教友结婚。[6]

推荐资讯
慕道指南
信友园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