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ge Language="C#" AutoEventWireup="true" CodeBehind="Two.aspx.cs" Inherits="Catholicism.front.Two" %> 天主十诫具体分解6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天主十诫具体分解6


第七、十诫 不可偷盗、贪你近人的财物

第一节 人应按天主旨意享用大地出产的果实

  在起初,天主就是一切受造物的主宰。他创造人类之后,又祝福了他们,并对他们说:“你们要生育繁殖,充满大地,治理(*注1)大地,管理(*注2)海中的鱼、天空的飞鸟、各种在地上爬行的生物。看,全地面上结果子的各种蔬菜,在果内含有种子的各种果树,我都给你们作食物;至于地上的各种野兽,天空中的各种飞鸟,在地上爬行有生魂的各种动物,我把一切青草给它们作食物(创一28-30)。”  

  *注1:控制的意思
  *注2:这个字是希伯来文字根,带有牧人或园工代替主人指挥、统治羊群或管理园子。原文具有强制治理,也是为大地免于混乱,有时必须以强制的方法来控制大地,让大地中的万物井然有序,并尽其被造目的
他愿意把自己所造的万物,即是大地及其资源托给人类共同管理,好使人类细心照顾,以劳作统治大地,并自由享用其果实。世上的财物是供全人类使用的,即是共享财物。

  人能够也应该按照天主的旨意去利用世界的一切,把土地分配给人类,成为私有的。因为它保障人的生活安定,人的自由与尊严,以免受到贫困及暴力的威胁,促进世界各族人民彼此合作,互相尊重的精神。

  富有的人必须善用自己的财富,救济贫穷与无依无靠的人,改善人民的生活,促进社会公共福利的建设;富有的人或国家不能利用自身的绝对优势,剥削和掠夺全民的财富。公民应以遵守基督的金科玉律并随从他的慷慨:他本是富有的,为了你们却成了贫困的,好使你们因着他的贫困而成为富有的(格后八9)。 
  
第二节 私有财产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世界的财物不是供少数富有人奢侈享用的,不是国家扩张的权力工具,而是全民所有的(*注1)。世界的财物虽然是共享的,但人类不能为了自己生存而侵害别人的财物。正因为人人都有私有财产权(*注2),同时也必须尊重别人的财产权。

  *注1:生命贵于食物,如果一个人在饥饿绝顶时,又没有别的求生方法,他偷窥所需要的来保存生命,这不算是犯罪。虽然他受到世上的法律应有的惩罚。
  *注2:由劳力或由他人继承或由赠予而获得。

  在今日消费主义盛行的社会里,人的贪婪欲念,使人渴望拥享一切。如果人受这种不良倾向的煽动,就会不择手段,谋求财富,并以此作为幸福的泉源。人虽然有生存和获得生活方法的权利,但人不能不义地拿走或扣留他人的财物,而造成他人财物上的任何损失,反而应以正义和爱德管理地上的财物及劳苦的成果。人应掌握机会,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来发展自我和发掘潜力创造财富,同时也应对他人负责,绝对不能忽视这一点。追求财富应合乎财富的公共用途原则。人类获取财富有一种基本态度,那就是孔子在《论语·里仁》中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取也。”另外《论语·述而》说:“不义而富与贵,于我如浮云。”俗语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故此,人类本着财富的普遍原则,所得的财富越多越好,就越能为大众谋幸福与利益。 
  
第三节  私有财产权是天赋的

  私有财产权是个人及家庭自由的保障,也是使人生活安定的重要因素。一如《孟子·梁惠王》篇所说:“若民则无恒产者,必无恒心。”它帮助每人供给自己基本的需要和负责被照顾者的需要,可激发人善尽职责和勤奋努力做事,人自主的本性得以发展,充分发挥上天赋给人的才智和人格完善的成长,人与人之间的纠纷也得以阻止。以孟子的王道社会为蓝图,人民拥有私产权是必须的,也是健康社会的现象。

  私有财产权是由劳力或继承或由赠送而获得。它并不否认大地是给予全人类的原始事实,财物的普遍用途仍是首要的。梵二《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69,1\71,4说:当人使用合法拥有的财富时,不应将财富看成自己专有的,而应视作公有的,意即不但惠及个人,而且惠及他人……执政当局为了公益,有权利也有义务,规范私有财产权的合法运用。

  私有财产权和政府产权应互相辅助协调,以达成世间财富公平分配、惠及每人的目的。人没有私有财产权和最低限度的物质享受,就不能拥有正常生活,甚至不能生活,社会也将动荡不安。

第四节 偷窃是违反物主的合理意愿,侵犯物主的主权

  在今日复杂的经济活动中,消费的社会里,偷窃行为无处不有。
  无论以任何方法不义地拿走及扣留他人的财物(出二十15、申五19),即使不触犯民法规定,都是违反物主的合理意愿,侵犯物主的主权。因为私有财产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如果能够假定物主的不同意或者他的拒绝是不合理的而又不符合财物的普遍使用原则,则不算偷窃。这就是在急切而明显的情况下,为解决立即、实质的需要:衣食住行……,唯一办法是支配并使用别人的财物,则不算偷窃。

  同样,如果故意保留借来的财物或别人遗失的物品,而进行形形色色的欺骗,支付不公道的薪酬,以别人的无知或困境作投机(*注1)生意,哄抬物价,贿赂(*注2),贪污,偷工减料,逃避税捐,伪造支票及发票,过度消费和浪费,有意造成私人或公共财产的损失……就是偷窃,违反了道德法律并要求作出赔偿。
  *注1:投机:借以制造假象而改变财物的价值,旨在获取利益而损及他人。
  *注2:贿赂:借之改变应依法作出决定者的判断。

  博彩游戏或打赌,其本身并不违反正义。但如果因此剥夺了某人为了维持自己及他人的所需,则变为道德上不可接受的。不正义的赌博或游戏作弊,构成严重的事项,除非所加的伤害是轻微的,受害者合理地认为此伤害无足轻重。

  任何有关商业和劳工契约、租赁、条约,都应以善意来订立和履行,并严格遵守和兑现向对方作出的承诺。只要所作出的承诺是公道的,合乎交换正义的,都必须履行。没有交换正义,任何其他形式的正义都是不可能的;交换正义要求保障私有权利,偿还债务及履行自由约定的义务。按交换正义,为补所犯下的不正义,必须把所偷窃的财物偿还给物主。耶稣赞赏匝凯承诺说:“我如果欺骗过谁,我就以四倍赔偿(路十九8)。”

  凡是把人贬抑为纯粹获利的工具的作法,就是奴役人性。奴役人,就是把人视为商品作买卖交易,引人崇拜金钱,助长无神主义和功利主义的扩张。任何人或政体,都不能贬抑人的尊严与权利,引领人走上被奴役或奴役人的道路。保禄写信给哥罗森城的富翁费肋孟书信表达了教会的奴隶观:“敖乃息摩,不再当一个奴隶,而是……作可爱的弟兄……(费十六)。 
  
第五节 以虔敬的尊重对待受造界的完整

  造物主已将生物、无生物的统治权给予人类。但这统治权不是绝对的,它要求以虔敬的尊重对待受造界的完整。人类在使用动植物、矿物资源时,不能脱离道德的要求。

  人类应爱护与善待动物,主也关怀、照顾它们(玛六26)。但人不应把专属于人的情怀转移到动物身上。人类不能使动物无故地受罪,或糟蹋它们的生命。否则是不合乎人性尊严的。动物也是天主的受造物,它们以其生存的本身赞美、光荣、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达三80-81)。

  人类可合理取用动物作其他用途,在道德上可以接受的。诸如制衣,食用,驯服……医学和科学上的试验。 
  
第六节 社会的生产应在道德范围内活动

  在道德层面上,教会拥有不同于政府的使命。教会关怀公益的现世层面,基于公益导向我们的最终目的:至善。社会的生产应在道德范围内活动。经济生活不应只为了生产、利润、权势的增加,而应首先导向为全人类的服务。一种以获利为唯一规则,以经济活动为最终目的的理论,是道德上不能接受的。任何认为社会关系只取决于经济因素的主张,都违反人本性及其行为。工作是为了人,而不是人为了工作。人应该能从自己的工作获取维持本人及家人生活的资源,并为人类团体服务。因为工作的酬报应当使人按照各人的任务、生产技能、企业的情形与公益,相称地维持其自身及家人的物质、社会、文化及精神生活(《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67,2)。双方的同意并不足以表示薪资总额是合理的,但在道德上是正当的。凡拒绝发给或不按时发给薪资可以构成严重的不义(肋十九13,申二十四14-15雅五4)。 
  
第七节 国与国之间有连带与爱德的责任

  人类对天主的意识和对自我的认知,是人类社会完整发展的基础。这种发展能减少贫苦和经济剥削,增进人对各种文化的尊重,并向超越开放。

  那些握有增产工具的富有的国家对那些不能靠自己的能力确保其发展,或因历史上悲惨事件阻碍了其发展的国家,有重大的道德责任。这是一个国与国之间的连带与爱德的责任。如果富有国家的财富来自没有公平偿付的资源,则更是一个正义的义务。首先要满足正义的要求,因正义应付给的东西,不可作为爱德的恩赐去给。

  人类应本着基督的精神:“求你的,就给他。愿向你借贷的,你不要拒绝(玛五42)。你们白白得来的,也要白白分施(玛十8)。”  

  金口圣若望强有力地提醒我们:“不让穷人来分享我们的财产,这是偷窃他们,除掉他们的生命。我们所持有的财物,不是我们的,是他们的。”圣大额我略在《牧民守则》中说:“当我们给予贫穷者必需的物品,我们不是施予他们我个人的慷慨,我们是还给他们原来是他们的东西。与其说我们完成一项爱德行为,不如说实行正义的行为。”

  天主的正义的实践也在兄弟姐妹的友爱中见证——对穷人的施舍:给饥饿者以食,无屋者以住,裸者以衣,探望病人与坐牢者,埋葬死者(玛二十五31-46),在这些行为中,施给穷人(多四5-11)。教会这样劳苦工作,爱护穷人,就是受真福八端的福音(路六20-22)、耶稣的贫穷(玛八20)、耶稣对穷人的关注(谷十二41-44)所影响与启发。

  主啊,在受饥挨饿、流离失所的广大人群中,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他们身上认出一位饥饿的乞丐(路十六19-31):拉匝禄?为什么听不到耶稣的话:“你们没有给这些最小中的一个做的,便是没有给我做(玛二十五45)。”主啊,增加我们的信德吧。 
  
第八节 根除心灵的邪恶:贪婪的欲望

  申命纪说:“不可贪你近人的房舍。不可贪恋你近人的妻子、仆人、婢女、牛驴及你近人的一切(出二十17)。这就是第十诫所禁止的“贪”。这 “贪” 是第七诫所禁止的偷窃、抢夺、欺诈之根。这 “贪”是思想上的策略,进而发展成第七诫的“行动”:偷窃、抢夺、欺诈……。这种思想上的贪:是第七诫所禁止的偷窃愿望,只是因为没有“下手”的机会,即是想偷而偷不到。如果我们希望获得属于近人的物品,只要取之以正当的方法,就不违反第十诫。这就要戒除“贪”,根除心灵的邪恶欲望。当人克服贪婪、嫉妒以后,必然导向人心所渴望的至善。耶稣说:“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必在那里(玛六21)。”

  天主在创世时就警醒人,不要陷入贪婪的诱惑之中,丧失至福(创三1-24)。贪婪和嫉妒将招致更大的坏事:杀人、夺财、劫色,甚至毁灭我们一生的幸福:享见天主。若是希望他人遭遇重大灾害,就是大罪。达味嫉妒乌黎雅拥有一位容貌美丽的妻子巴特舍巴,而杀了他。嫉妒就是眼见他人的财物而感到不快,也是想将之据为己有的过分欲望,即使非法也在所不惜。金口圣若望在《格林多后书之讲道》中说:嫉妒使我们持刀相向,彼此攻击,相互吞食,犹如猛兽。这是由于人性的破损,人的欲望在某种情况下选择向恶,并驱使我们不义地贪那不属于自己的,而是属于他人的或应是他人的东西。

  人类要从内心根除这种对地上财富过度的占有欲:无节制的贪婪和不义的愿望,就要从心里消除嫉妒,远离或拒绝一切占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欲望。基督徒依靠天主的恩宠,消除自己的贪欲,摆脱对现世财物的过分依恋,战胜安逸与权势的诱惑,来到天主跟前,瞻仰他。保禄说:“基督的信徒已把肉身同邪情和贪欲钉在十字架上(迦五24)。”因为他们只随从圣神的意愿(罗八27),由圣神引导而生活(罗八14)。 梵二《教会宪章》42,5说:基督徒应本着福音贫穷精神,摆脱世上财富的迷惑,以免过分享用世上财物而依恋世上财物,而阻止人类追求至善。圣奥斯定在《论山中圣训》中说:“骄傲人追求地上的权势,而神贫的人却寻求天国。”主耶稣为把安慰置于地上的大量财宝上的富贵人而悲伤(路六24,十二13-21),悲伤他们没有把解除明日的焦虑的投靠置于天父的眷顾之下(玛六25-34)。

  若望福音记载:人类对天主的渴望,只有永生的水才能解除(若四14)。确实,人的欲望也只有享见天主及在天主的真福中才能得到满足。奥斯定《天主之城》中说:天主自己将是我们渴望的最终对象,我们将无止境地瞻仰他,爱慕他,无厌倦地赞美他。这种恩宠、情怀、职务,确是众人共有,一如永生一样。

第八诫 不可作假见证

第一节 人人都应得到应有的尊重

  人不可以玷污、败坏他人的品格与名誉,反而应“隐恶扬善”,即是宣扬他人的优点,掩饰他人的短处。孔子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俗语有道:“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 耶稣说:“你们中间谁没有罪,先向她投石罢(若八7)。” 因此,谁说别人的坏话,也就显示他本人“有问题”。  

  败坏他人名誉,就是作假见证,作假见证就是害人。天主说:“不可作假见证,害你的近人(出二十16,申五20)。你们曾听过对古人说:不可发虚誓,要向上主偿还你的誓愿(玛五33)。”  
  
第二节 人应生活在真理中,为真理作证

  孔子说:“人之初,性本善。”人还在母胎里就倾向于善与真理。这真理在基督身上全然彰显出来。他满溢恩宠与真理(若一14)。他召叫他的子民生活在真理中(咏119:30),并引导他们进入一切真理(若十六13)。所以,人就有责任尊重真理,并为真理作证。为真理作证,就是宣扬真理,诚实、诚恳、坦率地生活,并杜绝口是心非和假善欺人的言行。梵二《信仰自由宣言》强调:“人有其尊严,因为他们是人……受其天性的驱使,负有道德责任去追求真理,尤其是宗教的真理。每个人也有责任固守已认识的真理,遵循真理的要求而处理其全部生活。”

  违反真理的罪就是以言语、行为表示拒绝致力于道德的正直:对天主的不忠。对天主的不忠,人与人之间就会缺乏诚信,融洽的生活就会泡汤。人应对任何人守信,在守信中显示真理。这一切都宣于自己的生活言行。如果我们说我们与他相通,但仍在黑暗中行走,我们就是说谎,不履行真理(若壹一6)。因为耶稣说:“我是真理(若十四6),凡信我的,不留在黑暗中(若十二46)。”

  耶稣对比拉多说:“我为此而生,我也为此而来到世界上,为给真理作证:凡属于真理的,必听从我的声音(若十八37)。”保禄对弟茂德说:“你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证为耻(弟后一8)。”基督徒在为信仰作证时,应果断、明确、坚定地表明自己的信仰:我就是基督徒。基督以正义的言行,证实真理的存在,引导人认识真理。梵二《教会传教工作法令》11说:“所有基督徒,无论生活在什么地方,都应借生活的榜样及言语的见证,显示出他们因圣洗而成了新人,并因圣神的能力借坚振圣事而强化。”

  对信仰的真理所作的至死不屈的最高的见证,就是殉道。殉道者就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信仰死而复活的主与真理作证,勇毅而忍受死亡。殉道者——安提约基雅的圣依纳爵说:“你们让我成为猛兽的食物,只有借着他们我才能到达天主那里。

  真理的见证人要恰如耶稣一样,是一个真诚的可靠的人,以自己真实的生活,引证真理,使别人有信心接受真理。见证人最重要的生活是如何活出真理,使得别人对他有一个信靠的心,而不是如何宣讲真理。在爱德中持守真理(弗四15)。真理与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见证人不单只维护真理,而也要爱德,从而使他的见证变得对人有帮助。基督徒作见证时,应在圣神的推动下,要有勇气在不正义的权威者面前,即使冒着生命的危险,也要为受不正义对待的无辜者作证。

第三节 口舌是为赞美主和使听者得益

  谁若在言语上不犯过失,他便是一个完人,也必能控制全身。试看,我们把嚼环放在马嘴里,就可叫它们顺服我们……同样,舌头虽然是一个小小的肢体,却能夸大。看,小小的火,能燃着广大的树林!舌头也像是火。舌头,这不义世界,安置在我们的肢体中玷污全身,由地狱取出火来,燃烧生命的轮子……我们用它赞颂上主和父,也用它诅咒那照天主肖像而受造的人;赞颂与诅咒竟然从同一口里发出。我的兄弟们,这事决不该这样(雅三2-10)。

  上主天主给我们的口舌是为了赞美主,为真理作证和表达思想。耶稣说:“你们的话该当是:是就说是,非就说非;其他多余的便是出于邪恶(玛五37)。”孔子说:“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说话时不仅应该诚实,还该按自己的能力,多说有建设性的话,造就人的话,使听者获得益处。

第四节 人应避免或拒绝违反真理的罪

  伯多禄强调说:“基督徒应放弃各种邪恶、欺诈、虚伪、嫉妒、诽谤(伯前二1)。”保禄说:“基督徒应该戒绝谎言,彼此应该说实话(弗四25),成为一个具有真实的正义和圣善的新人(弗四24)。”要成为这种新人,必须拒绝伪证、虚誓、武断、冤枉他人、虚伪、诽谤、诬蔑、谎话、敷衍、奉承、谄媚、讥讽……

  伪证就是公开地表达违背真理的言词,具有特别的严重性。虚誓就是宣誓讲不实之言。这两种行为严重危害正义的施行及法官判决的公平。因为这种行为促成无辜者的定罪,使有罪者得以开脱,被告的罪刑被加重。

  武断就是没有充分的根据而当以为真,甚或默认。

  诽谤就是无客观健全的理由,揭发别人的缺点与过错给不知道此事的人。诬蔑就是以违反真理的言词、伤害别人的声望,使人对他作出错误的判断。这两种行为伤害正义与爱德,因为这两种行为破坏近人的声望和名誉。名誉是人的第二生命,是社会对人性尊严的见证。每人都有天赋权利享有自己的好名誉、声望与尊重。但是,若他人,特别是上司的行为是邪恶的、举止是错谬的,不应该借拍马屁、谄媚、阿谀奉承的言行加以鼓励与赞美。

  谎言是有意欺骗有权利知道真相的近人而说的假话。谎言的说话或行事违背真理,是对人的一种真正暴力,对真理最直接的冒犯。它打击人的认知能力,使有权利认识真理的人陷入错谬,为全社会带来不幸。它撕裂社会的组织关系,造成社会的不安,生活秩序的失调,使人与人之间筑了一堵猜忌墙,破坏了信任。这不但是妄用口舌,还是违反(伤害)了爱德。从外交上说,其严重性就是“一言丧邦”。

  谎言的严重性是依照其所歪曲的真理本身、破坏的状况、撒谎者的意图、受害者所受损的程度而衡量。其本身只构成轻微罪。但若严重侵犯正义与爱德,则变成大罪。用行动撒谎就是假善欺人。法利塞人就是行为上的撒谎(玛二十三)。耶稣以严厉的话语指责魔鬼是撒谎者的父亲(若八44)。

  说谎者即使已被真正的宽恕,但关于正义与真理所犯的一切错误仍有补偿的责任。这种赔偿是良心的责任,也是道义的。有时是物质的,应按所造成的损害来衡量。

  设遁词与说谎话是不同的,对别人无权询问的问题,决没有回答的义务。 
  
第五节 应以爱德与对真理的尊重为答复原则

  我们传播真理的权利是有条件的,并不是有问必答。当遇到任何要求提供资讯或传播的情况,应以爱德与对真理的尊重为答复原则。任何人都没有责任给没有权利知道的人揭露真相(箴二十五9-10)。凡是涉及到别人的好处与安全、私生活的尊严与公益等不宜公开的事,都应保持缄默或者使用严格的谨慎的言词。如果因为爱的缘故,而隐瞒事实真相的话,那并不是撒谎。守秘密是职业道德上的要求。

  教会法第983# 强调和好圣事的秘密是不可侵犯的。这种圣事的秘密是神圣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泄露,否则就会自食其果:绝罚。所以,听告解者不得以言语或其他任何方式,或借任何理由揭发告解人。

  职业秘密,如政治家、军人、医生、科学家、律师或在保证守秘密的情况下所委托的事……,都应当遵守。但除非这种保守秘密将会给托付者、受托付者、第三者造成极严重的伤害,而且只有公开真相才可避免。对于为别人有害的私人讯息,虽然不是在守秘密的保证下所托付的,没有重大及相称的理由,也不得予以公开。每人都应对他人的私生活有合理的保留。 
  
第六节 传媒的使命是说出真理

  梵二《大众传播工具法令》12强调:媒体提供的资讯,借社会传播媒体,形成并传播健全的舆论,是为公益服务。基于公益,政府应负起特殊责任,保护真正的及公正的资讯自由。媒体不可致使民间风气堕落,社会进步受阻。新闻工作者在资讯传播上有责任服务真理,及不侵犯爱德,避免造谣中伤。政府使用媒体时,不应该侵害个人及族群的自由,应制裁对个人声望及隐私权侵犯的行为,及时诚实地提供有关公益的资讯,回答民众有根据的忧虑,决不可求助于虚伪的资讯,假借媒体,而操纵舆论,伤害正义与爱德。社会有权利得到基于真理自由正义的资讯。媒体若变成阻碍真理的传播,就是出卖了自己的尊严和神圣的使命。

 基督徒有责任在不同环境中,用不同的方式宣讲,与人分享真理,并为真理作证,抵抗不良风气。

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信友园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