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ge Language="C#" AutoEventWireup="true" CodeBehind="Two.aspx.cs" Inherits="Catholicism.front.Two" %> 天主十诫具体分解4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天主十诫具体分解4


第五诫 不可杀人

大多数的现代青少年极度自卑,缺乏被人接纳和欣赏的机会,自尊心受到威胁,好奇心和自我毁灭的倾向又蠢蠢欲动。

  他们如果在团体中得不到尊重,自卑就会在心中萌芽,甚至万念俱灰,感到生活绝望。如果发现团体中某人有点“怪怪的”,其精神萎靡、情绪低落、逃学、成绩下降、说谎……应立即找专业人士协助“某人”,杜绝使用打、骂、禁锢……等极端和消极的办法。 
  
第一节 天主是生命的最高主宰

  基督徒视身体与灵魂形成一个“活的整体”。这个“活的整体”就是人。人的生命是来自天主,按照他自己的肖像创造的(创一26)。天主是给予生命者,是生命的最高主宰;人不可以自我给予生命,父母只是传授天主生命的合作者。因此,一切生命的权能都属于上主。所以,谁人毁灭或伤害自己或他人的生命,就是侵犯天主的主权。这种行为无可非议地构成极凶极重的罪恶。因为天主造了万物,为叫他们生存,不愿意生灵灭亡(智一13-14)。 
  
第二节 人是生命的管理员

  生命是天父奇妙的恩赐。人的身体是天主创造的杰作、人类所珍视的财产。以身体而论,将物质世界汇集于一身。于是,物质世界便借人而抵达其极峰,并借人而歌唱、颂扬造物主。因此,人不应轻视其肉体生命,而应承认其肉体的美善而重视之。人有义务毕生努力谋求身体的健康,责无旁贷地照顾、尊重、保护自己的身体。人应发挥生命的潜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生命管理员,以便完成天主赋予人的身体的神圣使命,即是反映出天主的光荣(格前六20)、事奉天主(罗六13)和为人类服务、末日与基督一样地光荣复活的使命(格后四14)。杜绝一切发愤怒的罪:仇恨、复仇、吵嘴、凌辱、残忍、争斗、杀人、放火……,荒唐的饮食行为、吸烟、酗酒、吸毒、作息无定时、危险驾驶和运动……都是危害生命的。凡是在酒精的状态下或由于过分的喜好快速在路上、海中、空中使他人和自己的安全陷于危险的行为都构成严重的罪过。  

  不能虐待自己与他人。虐待人会打倒人的尊严、自信,导致被虐待的人极度恐慌、自卑、精神分裂、愤怒、报复、不信任、暴力倾向、不宽恕。他们的行为使自己的心硬,并形成暴力倾向,不断毁灭他人生命。
  逼供、惩罚罪犯、使异己分子惧怕、发泄仇恨……所施行的酷刑,诱拐、绑架、掳人作为人质、恐吓威胁、制造恐怖主义,对身体及精神上的施暴,都是蔑视人性与其尊严。故意仇恨人,希望对方遭遇重大的不幸,罪过更为严重。耶稣说:“我对你们说:你们当爱你们的仇人,当为迫害你们的人祈祷,好使你们成为你们在天之父的子女(玛五44-45)。”如果愤怒的程度,致使人坚决愿意杀害近人或严重地伤害对方,则是严重地违反了爱德,也是大罪。愤怒是复仇的愿望,愿对应受惩罚者施予报复,是不许可的。主说:“凡向自己弟兄发怒的,就要受到裁判(玛五22)。

  值得一提就是,宽恕是宽恕,但为纠正恶习,并为了维护正义,要求补偿是值得赞扬的。 
  
第三节 任何人没有权利剥夺自己和他人的生命

  生命不是自己争取来的,而是从天主那里白白承受的恩典。生命是一份恩赐,人没有任何理由不竭力爱惜、尊重、保护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任何人都绝对不可蔑视、摧残、毁灭那神圣的生命。生命唯独属于天主。

  从生命的开始直到生命的终结,在任何情况下,没有人能够声称自己拥有直接毁灭一个无辜者生命的权利(*注)。由于原罪的遗毒,愤怒和嫉妒就盘踞在人的心中,人的生命也受到威胁。上至杀死弟弟亚伯尔的加音(创四10-11),直到今日文明的社会,天主叫人不可杀人(玛五21,出二十13,申五17),不可杀害无辜和正义的人(出二十三7)。这是具有普遍的约束效力的:不论何时何地,无人例外,杀害无辜生命是严重地违反了人的尊严,破坏了天主的肖像(创九5-6),侵犯了天主的主权。

  *注:信理部《生命的礼物》训令 1987年2月22日,导言5

  耶稣说:“你们一向听过给古人说:‘不可杀人!’谁若杀了人,应受裁判。我却对你们说:凡向自己弟兄发怒的,就要受裁判。谁若向自己的弟兄说‘傻子’,就要受议会的裁判;谁若说‘疯子’,就要受火狱的罚(玛五21-22)。”

第四节 只有代表天主的政府才有权判处罪犯死刑

  政府的掌权者为了全社会的利益与安全,可以把社会上犯罪的人加以惩罚,剥夺他在世上的生存权。这就好像一个有危害身体的肢体被除掉一样,为的是整个身体的利益。政府在执行死刑时,不应是为了以牙还牙,杀人偿命,或是杀一儆百;但为了公共治安、大众的利益、为保护市民的生命,才会处死危害社会的人。任何政府机构之外的人都没有权利判处一个罪犯的死刑。但是,当自己被无理的侵害者袭击时,出于自卫而杀死人,不用负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0条第一款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见第五节),不负刑事责任(*注)。”  

  *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由赵秉志主编,《新刑法教程》P249-250

  教会传统的教导承认,合法政府有法理和义务的根据,依照罪行的严重性,得采用适当的刑罚,在极端严重的情况下,不排除死刑的运用。这样可以使暴徒不再危害社会,而社会公益又得到保障和维护。基于类似理由,掌权者为自己所负责的社会,有以武力击退进攻者侵略的权利。如果采用不流血的方法足以对抗侵略者而保护大众的生命、维护公共的秩序和保障个人的安全,掌权者就应采用这些方法。 
  
第五节 正当防卫,容许杀人

  爱自己常是伦理的基本原则,让别人尊重自己的生命权也是合理的。谁如果为保护自己的生命,被迫对来袭的人给予致命的一击,不算是杀人的罪犯。多玛斯说:“如果为了自卫,采用大于实际需要的暴力,这是不合法的。但是,如果采用适度的方法抗拒暴力,这是合法……为得救并不要求,为避免杀死他人而放弃适度的自卫。因为人应该保卫自己的生命,先于他人的生命。”所以,自己在受到无理袭击时,形势紧急,危及生命的时候,为了维护自己或别人的生命和财产,不得不反抗,以致杀死袭击者。只有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教会才容许因自卫而杀人。诉诸暴力将给生命带来严重的后果,那就是毁灭与死亡。那些为了维护人的权利,放弃血腥和暴力,而甘愿采取弱者的自卫方法的人士,只要不损害到其他人和社团的权益与义务,他们就是福音爱德的见证。

  自卫的行动能够起双重的效果:一个是保存自己的生命,另一个是使攻击者死亡。前者是有意,后者是无意。合法的自卫(*注)为那些负责保护他人生命、家庭或国家公益的人不单是权利,也是重大的责任。在正义的战争中,国家为保障自己的权力,杀人也是合法的。

  *注:正当防卫的时间条件是指不法侵害正处于已经开始并尚未结束的进行状态。不法侵害尚未结束是指不法侵害行为或其导致的危险状态尚在继续中,自己(防卫人)可以用防卫手段予以制止或排除。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赵秉志主编,《新刑法教程》P253-254。

  每一位国民和执政者均应为避免战争而努力。几时,出现战争危机,在一切和平方法用尽之后,不应否认政府有合法的自卫权利。在合理自卫情况下,政府可用军力保卫国家。但这种诉诸武力的合法自卫,除受到道德合法性的严格条件的规范,必须同时兼有下列条件(正义的战争):1.侵略者所加予国家或国际社会的伤害应是持续的、严重的和确定的;(不合法的侵略,肯定是严重损害国家和国民的。)2.除诉诸武力以外的其他一切办法均显示不切实际或无效;(是否已尝试使用其他和平的方法都属于无效。)3.有成功的可靠条件;(有绝大的成功机会)4.诉诸武力不会招致比应铲除的恶,有更大的恶及混乱。(在战争中只可用杀伤力最低的武器,但现代军备的毁灭能力,远超过应有的规限。)

  若不幸爆发战争,作战的双方并不因此就可以为所欲为:不可种族灭绝、不可伤害无辜的平民、不可盲目地毁灭整个城市或广泛的平民区。在武力冲突的战争中,道德律的效力不变。双方应合乎人道来尊重和对待非战斗人员、一切的战俘和伤者。诸凡故意地违背人权及其普遍原则的行动,以及指挥此行动的命令,均是罪行。这种行为应加以谴责,视为大罪。盲目的服从,不足以使那些顺从者得以免罪。

  人类为了自卫和寻求新的发展而花费庞大的资源,不断囤积和追求新的武器。这种军事竞赛,是人类极大的创伤,无情地伤害穷人。因为它阻碍为贫困的人民提供援助,也延迟各民族的发展(《民族发展》53)。  
主啊,倾注您的圣善,把我们从战争的古老奴役、饥馑、瘟疫中拯救出来吧。

第六节 谋杀是一种严重的罪行

  谋杀有直接谋杀和间接谋杀两种。直接和蓄意的杀人是一种严重的罪行。杀人者与那些自愿的同谋杀人者,都犯了触怒天谴罪行。天主对加音说:“你作了什么事?听!你的弟弟的血由地上向我喊冤,你现在是地上所咒骂的人,地张口由你手中接收了你弟弟的血(创四10-11)。”  

  在无重大的理由下,让某人暴露于致命的危险中,或者拒绝对处在危险中的人伸出援手,即是袖手旁观,就是间接地引起他的死亡,罪同间接谋杀。

  放高利贷者和唯利是图者的不正当交易,在人类大家庭中给情同手足的兄弟姐妹造成饥馑和死亡,罪同间接谋杀。这类人确实难辞其咎(亚八4-10)。

  一个地方发生饥荒或灾难,在有能力的范围内,拒绝对需要者加以援手,罪同间接谋杀。

  意外的杀人,在伦理上,不能归咎于当事人。如果无相当理由,当事人虽无杀人的意图,但由于采取了足够致人于死地的行动,他不能没有严重的过错。

  谋杀婴儿、兄弟姐妹、父母亲人……更是滔天的罪行。有时为了种族主义或借口优生优育的缘故,消灭整个民族、杀害残障的婴儿;由于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杀女婴,对于这些罪大恶极的行动,即使是政府命令执行,无论军人或国民都应绝对反抗。 
  
第七节 堕胎,严重地违反道德律  

  人的生命自受孕的开始,已被视为人。其完整性就应该绝对地受到尊重、保护、照顾、治疗。天主对耶肋米亚先知说:“我还没有在母胎内形成你以前,我已认识了你;在你还没有出离母胎以前,我已祝圣了你(耶一5)。我们相信生命由开始的一刹那就是神圣的。

  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通常都是充满喜乐的。但是在不同环境中怀孕,就产生不同的现象:一对是渴望孩子来临的夫妇,而另一个是因奸污成孕的少女;一个充满热切的期待,另一个则是在产前因得知胎儿是弱智或不健全而充满恐惧;一个已婚者的受孕,而另一个未婚或未成年者的怀孕;一个鼓励生育的政府,而另一个则是控制生育的政府……都有迥然不同的回应。由此可见,一个人决定堕胎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我们对每个人在每种情况下所作的决定都避免判断。不过,教会传统的训导,从第一世纪开始便确认直接堕胎是严重地破坏伦理的原则,因为这是伤害一个无辜、无能为力的生命,而生存是每个人的权利。

  直接堕胎,就是不论以此行动为目的或方法,都严重地违反道德律。自第一世纪开始,教会就认定所有人工引发的堕胎为道德的邪恶。堕胎和杀害婴儿构成滔天的罪行。由妊娠之初,生命即应受到极其谨慎的保护,不可以堕胎、杀害胚胎,不可以致新生婴孩于死地。教会对于违反生命的罪行按法典施予绝罚:“凡设法堕胎而既遂者,应受自科绝罚(CIC1398)。”

  无辜者——胎儿的生命权不可剥夺。他的生命权不取决于人、父母,也不是来自社会、国家的施予,乃属于人的本性,寓于人之内,源自使他开始存在的创造行动。为确保婴儿自受孕之始应享有的尊严和保障,对所有故意侵犯其权利者,法律应制定相当的刑罚(*注),惩罚那些漠视生命者。

  *注:
  1. 刑罚效果是:在补偿由罪行所引起的纷乱;罪犯自愿接受时,就有赎罪的价值;具有保障社会秩序和个人安全的效果;具有治疗的价值,在可能的范围内,有助于罪犯的改过迁善(路二十三40-43)。
  2. 信理部《生命的礼物》训令3。 
  
第八节 产前诊断,在伦理上是许可的

  如果预料诊断的结果会引起堕胎的可能,这与道德律有严重的抵触。一个诊断不应等于一次死亡的裁决。只要尊重人的胚胎和胎儿的生命和完整,不给胚胎引起过度的危险,并为了维护或治疗胚胎个体的目的,这种治疗措施应视为许可的。这是为了使胚胎获得痊愈,改善胚胎的健康,或为了胚胎个体的继续生存。但是培养人的胚胎作为可利用的生物原料,是不道德的。克隆人是不道德的。不是为了治疗,进行干预染色体或遗传基因的尝试,而是企图依照性别或其他预设的品质,作人种选择的生产,是不道德的。这种操纵是违反人位格的尊严、人的完整性、人的独一无二和不可重复的身份(*注)。

第九节 安乐死等同谋杀

  直接的安乐死,不论有何动机或用任何方法,结束残障者、患病者、濒临死亡者的生命,在伦理上是不能接受的,常应在禁止和排除之列。所以,若为了解决痛苦而造成死亡,已构成一种谋杀,严重地违反人的尊严和对生活的天主、他的造物主的失敬。这事件中,人善意所犯、错误判断,并不改变这谋杀行为本质。

  如果以结束病人的生命为直接的目的,医生依照安乐死者或其法定代理人的要求为其作人道毁灭,那便严重地与道德相违,也是教会所反对的。

  生命萎缩或衰退的人,需要受到特殊的尊重,有病的、残障的人应得到支持,尽可能度正常的生活。 
  
第十节 为减轻病人的痛苦,可合法使用止痛剂

  为减轻垂死者(病人)的痛苦,使用止痛剂,即使有缩短生命的危险与生存的时日,也不算抵触道德。使用止痛剂,如果死亡并非所愿,就是不以死亡作为目标或方法,而只视为预料中的事和无可避免的,能在道德上符合人性的尊严。

  终止采用一些特殊、昂贵的设施去诊治,或即使采用也对病人于事无补,不能达成疗效,病人因此而死亡,也不相抵触道德。停止昂贵的、危险的、非常的,或与所期待的效果不成比例的疗程,能是合法的。这并不是愿意造成死亡,只是接受了不能阻止死亡。如果病人有此经济能力,这取决于病人自己的决定,否则应由合法代理人作出。这种决定常应尊重病人的合理愿望和合法利益。 
  
第十一节 自杀,严重违反了道德律

  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愿意接受生命,可是仍有一小部分人在挣扎中,不能体会和欣赏生命的恩赐。这种挣扎也许会不幸地演变成一个自我毁灭的事实。有的人会因为对自己所要面对的绝望缺乏勇气,或无法忍受肉体和心灵上的痛苦,没有毅力与自信心去面对绝症或寂寞,对生命感到没有希望和意义了,以致开始放纵自己,接受那缩短人寿命的鸦片、吗啡、喝醉酒、日夜赌博、放纵情欲……等慢性自杀行为,放弃自己的本能:天生保护自己的生命成长权利,以恐怖的行动去自我毁灭,结束自己的生命。这种选择是最怯懦的、最愚蠢的、最没有勇气来克服生活困难的行为。

  在天主前,每个人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天主才是生命的最高主宰。因为一切活物的生魂,一切血肉之人的灵魂,都握在他的手中(约十二10)。天主把生命委托给人类自己,人是生命的管理员,不是生命的所有人,不得处置生命,人类应怀着感恩之情接受生命,并为天主的尊荣和人灵的得救而保持生命。所以,自杀是违反人性愿意保存生命和延续生命的自然倾向,严重地违反对自己应有的爱德,也同样地伤害对近人的爱德。自杀不义地断绝与家庭、国家、人类社会的关怀。那些故意帮人自杀的人,也违反道德律。

  对由于严重的心理错乱、忧虑或对考验、痛苦、折磨的巨大恐惧所造成的自杀行为,均能减轻自杀者的责任。所以,不应对一个自我了结生命者的永远获救失望。天主能够运用唯有他知道的方法,给他们安排忏悔得救的机会,应为自杀者祈祷。没有人可以判断一个自杀者,而教会也会为他们祈祷。因为天主不愿任何人丧亡,只愿众人回心转意(伯后三9)。 
  
第十二节  破坏生态环境等同毁灭生命

  破坏大自然的生态,严重地危害现代及未来的人类生命,等同毁灭生命。科学、经济的发展都应配合人类的身体、心灵、道德的发展。天主召叫人类培养、保护、管理大自然的生态环境,这是人类的光荣使命。我们有责任让万物与我们共存,万分珍惜、爱护它们,而不是糟蹋、破坏它们。天主说:“你们要生育繁殖,充满大地,治理大地,管理海中的鱼,天空的飞鸟,各种在地上爬行的生物(创一28)。”如果我们听从上主的声音,万物在世人眼中就成为认识造物主的导师,感受造物主是如此可亲近的。 
  
第十三节   坏榜样等同于杀人

  一种更重大的杀人罪行,就是坏榜样。它以言语、行为、金钱……诱使他人犯罪作恶。其态度或举止严重地伤害人的心灵,成为近人的引诱者。

  立坏榜样者成为近人对正义与公理丧失信心、使人灵丧亡的机会。主耶稣说:“无论谁,使这些信我的小子中的一个跌倒,倒不如拿一块驴拉的磨石,系在他的颈上,沉在海的深处更好(玛十八6)。”所以,那些负责训导和教育他人的人,所立的坏榜样是严重的。耶稣责备那些受人尊重和信任而使人跌倒的权威者——经师法利塞人:“你们要提防假先知,他们来到你们跟前,外披羊毛,内里却是凶残的豺狼(玛七15)。”  
  引人跌倒的事是免不了的,但是引人跌倒的人是有祸的(路十七1)。凡运用自己手中的权柄怂恿别人作恶,就是立坏榜样的罪人。他应对自己直接或间接促成的恶负责。

  坏榜样能来自法律、社会体制、时尚与舆论。凡是制定法律的社会制度,足以导致道德的堕落或宗教生活的腐败、抑或导致信徒不可能自由事奉主的人,制定欺骗条例的首脑,招致学子愤慨的老师,操纵公众舆论的媒介,使人类的道德价值观堕落的人,都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私造、贩卖、使用毒品,构成一种对人的健康和生命蒙受严重的损害的直接帮凶。 
  
第十四节  可接受合乎人道地进行人体的研究与实验

  出于司法调查、科学研究的需要,解剖尸体,在道德上是可接受的。以人作为研究和实验对象,必须得到其本人或合法的代理人的明确同意,才可以执行,但不得有违反人性的尊严及道德律的行为,并使之合法化。在实验的过程中,必须警觉及维护生命的尊严。如果实验本身所要求的是不合乎人的道德的,就算接受实验的人愿意,也是不道德的。没有人有权利损害天主给人的珍贵礼物,那就是健康。

  对亡者的遗体应以尊敬和爱德看待,相信并希望他的复活。埋葬死者是一件对身体的慈悲工作(多一16-18),对天主子女——圣神宫殿的尊敬。    
  
第十五节  可接受合乎人道的器官捐赠、移植

  在取得捐赠者或合法代理人的明确同意下,捐赠、移植器官在道德上是可接受的。如果捐赠者在身体和心理上所冒的危险和伤害,与受赠者(受惠者)所企求的利益(益处)成正比例,则器官的移植不只合乎道德的法律,而且也是一个功绩。若是为了延续某人生命,而直接引发另一个人的伤残或死亡,在道德上是不能接受的。

  死者在生前虽然没有表示自己死后,把器官免费捐赠给有需要的人的意愿,亲人也可以作出决定。

  凡是不属于严格治疗范围的医疗指示,对于无辜直接故意进行切除肢体、损毁肢体、绝育手术,都是违反道德律的(1930年12月31日,比约十一世《圣洁婚姻》通谕)。


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信友园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