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ge Language="C#" AutoEventWireup="true" CodeBehind="Two.aspx.cs" Inherits="Catholicism.front.Two" %> 天主十诫具体分解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天主十诫具体分解3


第四诫 敬父母

第一节 四诫涉及到子女对父母和父母对子女的责任

  如果认为第四诫所涉及到的责任似乎只是强调子女对父母、即是下对上,而不包括父母对子女、即是上对下,这种观点是片面的,是不正确的。
  
  第1节 子女听从父母的正命

  天主把养育子女的权柄赋给了为人父母者,身为子女的理所当然要孝敬与服从父母。对父母的孝敬与服从就是对天主的孝敬与服从。子女如果按良心确信,听从某一命令是不道德的,就不该盲目听从,只能服从正确、合理的命令。凡是违反天主的诫命的命令,子女就没有听从他们的责任,因为这种命令不是天主的声音。耶稣为人立了好榜样,他对寻找自己的父母说:“你们为什么寻找我?你们不知道我必须在我父那里吗?……他就同自己的父母下去,来到纳匝肋,属他们的管辖(路二49-51)。”  
  
  第2节服从父母止于成年独立,孝敬是恒久应尽、不可推诿的责任

  耶稣谴责那些以种种藉口放弃孝敬父母的人:“你该孝敬父母,但你们却说:谁如果对父母说:我们所能供养你们的,已成了‘科尔班’即是献仪,他就不必再孝敬父母了(谷七9-12)。” 所以,做子女的,不可以把孝敬父母视为自己的奉献,不应以“奉献”为借口而不再向父母做些什么、即是放弃孝敬父母。公元前三世纪期间写成的《多俾亚书》告诉人类:应孝敬父母。德训篇说:“你要全心孝敬你的父亲,不要忘掉你母亲的痛苦。你要记住,没有他们就没有你;你如何能还报他们所给予你的恩惠(德七29-30);”所以,子女对父母的孝敬是由知恩而来,对他们要知恩,因为他们以生命的礼物、真诚的爱情、辛苦的劳作,把孩子生于此世,并让他们在身量、智慧和恩宠上渐渐地成长。俗语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养育自己的父母呢。德训篇上说:“我儿,你父亲年老了,你当扶助;在他有生之日,不要使他忧伤。若他的智力衰弱了,你对他要有耐心,不要因你年富力强就藐视他。背弃父亲的,形同亵圣;激怒母亲的,已为上主所诅咒(三14、15、18);孝敬父亲的人,必能补赎罪过,必在子女身上获得喜乐;当他祈祷时,必获应允,必享长寿;孝敬母亲的人,就如同积蓄珍宝(三4-7)。” 所以,他们在老年、患病、孤苦、穷困潦倒的日子,子女都应提供物质与精神上的援助,尽孝敬之心。这不仅仅是生前肉身的孝敬,更是死后(*注)灵魂上的孝敬。箴言说:“如果嘲笑父亲或轻视年老的母亲,我们的眼睛必被谷中的乌鸦所啄去,为小鹰所食(三十17);”天主说:“你要孝敬你的父母,好使你在上主你的天主赐给你的地方延年益寿(出二十12);咒骂父亲和母亲的,应处以死刑(玛十五4)。”肋未纪说:“凡辱骂自己父母的,应处以死刑,他辱  骂了父母,应自负血债(二十9);”换句话说:忤逆不孝的子女,生前死后不得平安。箴言说:“我儿,应坚守你父亲的命令,不要放弃你母亲的教训。他们在你行路时,引领你;在你躺卧时,看护你;在你醒来时,与你交谈。智慧之子,听从父亲的教训,轻狂的人,不听任何人的规劝(六20-22,十三1)。”总而言之,子女的孝敬表现于事事服从和真诚的受教,这种心态是上主所喜悦的(哥三20,弗六1)。  

  *注:1886年5月16日,教会当局的第一个火葬通告:教友不准参加那些实行火葬的团体,又不准吩咐将自己或别人火葬;1886年12月15日,教会当局的第二个火葬通告:如果教友吩咐死后要火葬自己,则不准用公教礼节殓葬;1892年7月27日,教会当局的第三个火葬通告:不准吩咐用火葬仪式的教友领最后的圣事。

  教会这样做是因为火葬相反天主默示或自然的诫命,就是因为她信仰肉身复活的道理,而火葬减少我们对死者肉身的尊敬,又相反圣教会一向习俗,最重要的是火葬主义反对灵魂与肉身的复活。可是在特别的情形下,如避免瘟疫的传染,允许火葬。时至今日,在不是为了消灭灵魂与肉身的复活的情形下,教会允许并支持死者的火葬;其实,从环保观点而言,火葬死者是正确的。

第3节 父母对子女的教育与爱慕是不可推卸的天赋权利与义务

  父母对子女的教育与爱慕是最原始和不能转让的权利与义务。父母爱慕他们,但不可姑息与溺爱他们,而应以健康、合理的方式给予他们行为准则、即是做人的标准——爱主爱人,达到修身的圆融。在物质(肉体)和精神(灵魂)上,应给予他们诸多的需要,以免他们生病死亡;在理性和自由的运用上,应给予正确的指点,教导他们要警惕那威胁人类社会的种种阴谋、妥协、颓废;在伦理上,应以身作则,敢于在他们面前承认自己的过错,以便能达到更有效地引导和纠正子女的品性修身,树立服从天父圣意的良好榜样,来教导他们实践天主的法律,但要尊重他们的人格尊严,视他们为天主的子女,以使他们在父母身上找到宇宙的根源——造物主,并看到他是如此仁爱慈祥、和蔼可亲、善解人意。保禄说:“你们作父母的,不要惹你们的子女发怒,但要用主的规范和训诫,教养他们(弗六4)。”身为父母者如果这样训导自己的子女,必会因他们而获得幸福,疼爱自己儿子的,应当时常鞭策他们,好能因他的将来而喜悦(德三十1)。如果养子女不教就如养牲畜,俗语有道:养子女不教是父母之过!  

  父母是子女认识人、世界、信仰奥迹的启蒙导师(《教会宪章》十一2)。父母的表样是子女的楷模,为人父母的一举一动尽收在子女的眼底,子女耳濡目染,对他们的成长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这就是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意思。所以,父母应在子女幼年时开始,把信仰的奥迹传授给他们,使他们参加教会的礼仪生活,为他们营造一个孝敬互助、守信务实、互相宽恕和谅解、慷慨、无私奉献、互相谦让、学习自我克制、健全判断、温馨的家,让他们的童真得以保护,免被社会所污染,精心培养人性,使人格得以陶成,独立谋生和立足社会的技巧胸有成竹。这是婚姻圣事所带来不可推卸的责任与特权。政府不可以剥夺父母为子女选择一间属自己信仰的学校的特权,反而有义务确保他们履行这天赋人权(*注)。

  *注:当家庭不能够即是无法给予自己成员提供成长的必然因素——学习关怀与担待,以照顾年轻人、老年人、患病人、残障人、贫穷人时,社会团体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帮助和支持这个家庭。但应依照辅助性原则,避免滥用权力干预其家庭的生活。政治团体有尊重和协助家庭的义务,尤其应给家庭确保下列各点:

  1.建立家庭、生育子女、并依照自己的道德和宗教信仰教育子女的自由;
  2.保障夫妻关系和家庭制度的稳定;
  3.透过必要的方法和机构来宣认自己的信仰、传授信仰以及在此信仰中教育子女的自由;
  4.私产、兴办事业、就业、享有居所及移居他国的权利;
  5.按当地的制度,享有医疗、老年照顾、家庭补助金的权利;
  6.安全和健康,特别免受毒品、色情产品、酗酒等等危害的保障;
  7.与其他家庭结社的自由,并在政府有代表。
  
  第4节 父母应尊重成年子女正确的选择

  当自己的子女成年之后,便拥有选择职业和生活方式的权利和义务。这时,为人父母者应该注意避免在他们选择职业、生活方式、物色配偶的事上,强迫子女就范;但子女应乐意征求父母的意见,并尊重他们所提出的忠告和正确的见解。当子女为照顾父母、兄弟姐妹、专心致志地从事某项职业和为其他高尚的动机而终身不婚不嫁时,不可阻挠他们。父母应为子女能够对人类大家庭与社会福利作出伟大的贡献而感到自豪。为人父母应切记:当自己的子女为了天主和他的国,接受上主的召唤,选择守贞、奉献、铎职生活时,父母不但不应阻挡,更应加以尊重与鼓励,满怀喜乐与感激之心予以接受与尊重,促使他们恒心跟随主耶稣。因为基督最基本的召叫,就是跟随他(玛十六24),成为天父的子女、天国的成员、他的兄弟姐妹:谁爱父亲或母亲胜过爱我,不配是我的;谁爱儿子或女儿超过我,不配是我的(玛十37);不拘谁凡遵行我在天之父的意旨,他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亲。(玛十二50)
  
  第5节 天主建立了人类家庭

  天主创造男人与女人的时候,就建立了人的家庭,并确定了基本结构。家庭的生育和教养是天父创造工程的反映。家庭是社会生活的原始细胞,自然的社团,其成员都具有同样的尊严。为了家庭成员和社会的公益,家庭赋有不同的责任、权利、义务。家庭中的权威、稳定和人伦的生活,构成社会中自由、安全和友爱的基础。基督徒的家庭就是一个人际的共融场所,被称为“家庭教会”,是一个信、望、爱的团体,有福传的责任。在那里,人人开始学习伦理的价值,认识、爱慕、恭敬天主,妥善运用自由,这种家庭生活实则是社会生活的启蒙。

第二节 四诫涉及到社会各关系层:下与上和上与下

  四诫不单涉及到子女与父母,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更涉及到社会各关系层、即是“下与上”“上与下”的关系。
  
  第1节 公民应服从国家的一切正命

  对于国家正当的赋税,公民应尽其责。耶稣告诉我们: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玛二十二21)。我们服从国家,不仅是因为畏惧刑罚,也是为了良心。保禄说:“你要提醒人服从执政的官长,听从命令,准备行各种善事(铎三1);一切权柄都是来自天主,所以,谁反抗权柄、即是合法政府,就是反抗天主所建立的秩序,而反抗者给自己招来惩罚。”耶稣也确证权力来自天主:“若不是由上赐给你,你对我什么权柄也没有。为此,把我交付给你的人,负罪更大(若十九11)。”这样,我们应该纳税,纳税原是替天主服务,忠心尽职的,对一切应该给什么就应给什么;该给谁纳税,就纳税(罗十三7)。伯多禄说:“你们做家仆的,要以完全敬畏的心服从主人,不但对良善和温柔的,就是对残暴的,也该如此(伯前二18)。”我们服从他们,听命于他们,唯一的缘故,就是因为当权者替代天主。当权者,为行善和大众谋福利的人,不是可怕的,而为那些作恶的人,才是可怕的。我们服从他们并不是因为怕他们,而是因为来自天主。我们绝对要服从主人的一切正命,对于一切违反天主诫命的,没有责任履行,不必听从于命和屈服在他们的权力之下,因为不是来自天主的命的权威,等于一张空头支票,一个空荡荡的美丽的钱袋。没有一个人有权叫他人服从自己,因为人人在天主面前平等。如果我们听命是为人的缘故而听命,那么,这只是做人的奴仆。不要只当着人面前服从他们,好像是取悦于人,却要以忠贞敬畏天主的心服从他们,如同基督一样,从心里遵行天主的旨意,甘心服事,好像服事主而非服事人(哥三22、弗六5-7)。做主人的,要以正义、公平对待奴仆,在恐吓他们以后,不许惩罚他们,因为他们也有一位不看情面的主人——天主(弗六9、哥四1)。我们要尊敬所有为了我们的好处,从天主那里所领受对社会有权力的人。
  
  第2节 权力是为大众利益服务

  凡执行权力的人,应视之为一种服务。耶稣说:“谁若愿意在你们中成为大的,就当作你们的仆役(玛二十26)。”在伦理上,行使权力的标准应是来自天主、本身合理、特定对象。没有人可以命令或制订任何违反人的尊严和自然律的事宜。行使权力的人,应尊重人的基本权利,应合乎人道地执行正义,要使众人更容易地运用自由和唤起责任,应小心提防,不要使自己采用的规则和措施,导致个人的利益违反团体的利益。要切记:行使权力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国家、全人类的公益,更好地服务众人。权威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人的福利,众人的利益,是为建树,而不是为破坏,严厉对付(格后十三10)。当一个人的政治权利损害公益时,政府应中止该项权利。
  
  第3节 政府是天主的财物的管家

  公民的义务是与政府合作,视政府为天主的财物的管家,现世的代表。伯多禄说:“你们要为主的缘故,服从人立的一切制度。……你们要做自由的人,却不可做以自由为掩饰邪恶的人,但该做天主的仆人(伯前二13、16)。”公民顺从合法当局,为公益服务。在政治团体生活里应克尽己职,在道德上,国民应尽纳税的义务,行使选举权利,保卫国家。资源富足的国家,应尽其能,接纳在本国无法找到安全与生活必需品的外国人,这些人应怀着感激之情尊重接纳国的物质与精神的遗产,遵守当地法律,以及分担应尽的责任。当执政当局发出的指令违反道德秩序的要求、人的基本权利、福音的教导,公民依照良心有责任不予以顺从。如果执政当局的要求违反正直的良心,则在服务天主与服务政治团体的区分上,得到拒绝服从政府的理由。听天主的命应胜过听人的命(宗五29)。公民抗拒政权的欺压,不能合法地诉诸武力,除非下列五个条件同时具备:

  1.基本权利的侵犯是确实的、严重的、长期的;
  2.已经用尽了其他所有的方法;
  3.不引起更恶劣的纷乱;
  4.有成功希望的充分理由;
  5.依情理说已看不出有更好的解决之道。
  
  第4节 公民应爱自己的国家

  每个公民都应爱自己的国家,除了甘心做亡国奴的人,谁人不爱国呢?我们应爱自己的祖国,认识本土文化与历史,忠于自己国家。特别在自己国家最危险的时候,要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我们爱自己的国家,不应该抱着狭隘的国家主义观:只有本国观念,把本国高看在一切之上,轻视他国,甚至仇恨他国,不容他国存在。“二战”时,充满狭隘国家主义的日本军阀武士道与德国的纳粹是如何的疯狂,这种危害的严重性众所周知。它不单危害本国与人民,也危害了世界和平与稳定。我们不要做危害本国的事,不要充当他国的眼线,出卖国格,做严重害国害民的间谍活动,挑起内乱,增加外患,使国家走上灭亡的穷途末路。
  
  第5节 富裕国必须无条件帮助贫穷落后的国家与地区的建设

  国与国之间不应只顾本国利益而忽视他国的需求、存在,甚至牺牲他国的利益,使自己的国民生产总值直线飙升,而导致他国经济萧条、颓废;国与国之间应遵守国际公约与公德,不可侵犯任何一国的主权和疆土的完整。在现时代,有某些国家为了寻求本国自身的生命资源,而不惜用“堂皇的正义”来对付某些无赖国家,建立国家的安全系统,竟然撕毁国际条约;为了自己国家的经济繁荣,竟然阴谋地掀起经济侵略战。美其名曰是投资,其实美丽的谎言下是充满血腥的剥削、杀人不见血的“帮助、支持”。例如:某大国在某些贫穷落后的国家与地区出售二手货(如汽车)作为支持某国经济建设,而在某国兴建这些汽车的零件制造厂。众所周知,用过几年的车很容易出毛病,坏了非更换零件不可。当某大国的腰包越来越胀时,他国被它越“帮”越穷。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国家来保护就形同躺在屠宰台上的动物;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只待任人宰割。那些“帮助”的掌权者必然要承受极严重的惩罚,不在生前,必在死后。
  
  第6节 大同的理想社会必然实现

  历史告诉我们,国家并不是资本主义社会产品,它的产生和存在是为适应人性的需要。古代的家庭渐渐扩大成为大家族、民族,再渐渐团结聚合而成为小邦、大国;有社会性的、有组织能力的人类自然而然地组织成为严密庞大的国家。国家是多数家庭、社会、民族具有组织的最高行政的集合;当人类文明进步到了相当的地步,尤其是人类的精神文明——社会道德进步到相当地步,消除国家的种族歧视,就可以实现世界大同的理想社会。那时,国家根本就不需要了。因此,人类就国家的性质未必是永久性。但是这种大同的“天下为公”的耶稣精神,正因现时代帝国主义猖獗地寻求侵略他国而受到威胁,甚至摧毁。这种精神正受到狭隘的国家主义侵略,帝国主义的作祟威胁,但是人类已走向了大同社会。请看,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地球上有了“国际联盟”,二战以后又有了“联合国”。
  
  第7节 反省

  在今日社会,国际间缺少正义与仁爱,弱肉强食。工商业的发展,人口从农村往大都市流动,在这种重商轻别离的心态下,乡村父母就缺乏人来照顾。老人院也相继出现,子女们把父母安置在那里是一种孝敬、已尽到子女的职责?还是一种累赘的释放?悲哉!悲哉!子女们!!!!!!!怜哉!怜哉!父母亲们!!!!!!

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信友园地